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9名中国公民苏丹被绑架后续苏丹特种兵冒雨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6-27 13:38:14

“9名中国公民苏丹被绑架”后续:苏丹特列举六位那么现役哪位球员最难被封盖呢强如邓肯经常被盖帽种兵冒雨营救中国公民(图)

东方IC供图■核心提示10月2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会上回答提问时表示,在苏丹被绑架的9名中国公民,中国的有关部门正在全力开展营救工作。秦刚还强调,对苏丹,特别是在达尔富尔问题上,中方的政策是一贯和明确的。“我们致力于与国际社会一道推动苏丹的和平进程,希望通过政治对话妥善解决达尔富尔问题,使达尔富尔实现和平与发展。”那么,这9名中国公民是怎么被绑架的?谁绑架了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事件不明武装绑架九名中国公民10月18日,苏丹中部南北交界地带的南科尔多凡州靠近达尔富尔的阿卜耶伊地区传来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9位中国公民遭不明武装分子绑架。据中国驻苏丹大使馆发言人透露,这9名中国公民是为苏丹、印度、中国和马来西亚合资的“大尼日尔石油开发公司”工作,其中3人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工程师,6人是普通工人。事发时,他们正乘车行进在当地油田4号地区的公路上,突然被一伙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拦下,包括苏丹司机在内的全体人员被带走。苏丹外交部礼宾处处长阿里·尤瑟夫表示,在得知中国公民遭绑架的消息后,苏丹安全部队立即封锁了4号地区,但直到采访时“仍未能与绑架者取得联系”。苏丹外交部发言人阿里·阿尔-萨迪克稍后表示,没有迹象表明9位中国公民在绑架过程中受到伤害。事发后,苏丹安全部队派出了最精锐的突击兵前往4号地区展开搜救行动:“尽管当地下暴雨,加上丛林茂密,但特种部队仍在全力搜寻9位中国公民,并且确保他们安全获释。”萨迪克再三强调,搜救行动的前提条件是“保证人质的绝对安全”,轻易不会动用武力。中国驻苏丹外交机构也迅速展开营救行动,中国大使馆第一时间联络苏丹各部门,要求他们迅速确定绑架者的身份和人质的下落;使馆迅速成立了应急小组,负责被绑人质营救。不过,直到10月21日,中国驻苏丹大使表示:“我们与人质之间仍然没有联系上。”【背景资料】“公正与平等运动”组织该组织是由苏丹扎加瓦部族科搏分支人哈利勒·易卜拉欣一手奥拉迪波赛季报销步行者或难保东部第三76人绿凯将上位创办。此人先是表现极端的苏丹“国家伊斯兰阵线”的狂热支持者,并在该势力得势时,于1991年至1994年出任达尔富尔地区的州务部长,之后,易卜拉欣接受外国资助,前往荷兰攻读公共健康博士学位。在留学期间,他当年参加的“国家伊斯兰阵线”内部的秘密小组力量迅速发展起来,并且影响力扩展到苏丹首都喀土穆。2000年,这个秘密小组成员自封为“真相与公正寻求者”,并且出版了在苏丹产生全国性影响的《黑书》。这本书的主旨是猛烈抨击阿拉伯裔控制着苏丹的政治与资源。看到这个秘密小组渐成气候,易卜拉欣放弃留学,与其他19名成员跳出来,在荷兰公开宣布组建“公正与平等运动”,并于2002年3月5日宣称“武装起义”。元凶 “公正与平等运动”含糊其辞究竟是谁绑架了中国公成泰燊拍戏宣传两不误新作将再热国际电影节民?出于何动机绑架呢?西方主流媒体对这一事件相当关注。美国媒体20道称,苏丹国家媒体在事发后迅速锁定反政府组织“公正与平等运动”,而该组织主席的政治顾问阿布巴卡尔·哈米德·努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在事发地区确有人员活动,有这个(绑架)的可能,但现在还没法最后证实。”这一信息让西方媒体如获至宝,立即将这起事件与达尔富尔问题挂钩。它们报道说,去年12月,忠于“公正与平等运动”组织的武装人员就袭击过这次绑架事发地的中资油田,苏丹反政府武装声称,中资公司开发油田是在“帮助苏丹政府”,让达尔富尔问题不能解决。这个组织在排名观察掘金雷霆争头名森林狼奇才冲前八苏丹一直被视为恐怖组织,今年8月17日,在苏丹首都喀土穆北部的一个反恐法庭举行的听证会上,“公正与平等运动”领导人易卜拉欣的胞弟、高级指挥官阿卜杜勒·阿齐兹·欧舍尔和其他7人被判处死刑。但事实上,该组织内部有人对领导人易卜拉欣看不惯,因为他一方面要求成员要“学会过勤俭的日子”,一方面自己娶了好几个老婆,甚至还娶了一名西方女子。该组织内部高官不满地说:“每隔三四周,他总是要返回欧洲一趟,号称是‘拉赞助’,其实是跟他老婆会面去了。如果这些属于他的私生活,我们还可以忍受的话,不能容忍的是他一边让我们向政府军发动攻击,一边却指使他的亲朋好友到喀土穆跟中央政府沟通,就他能当多大的官讨价还价。更让我们不能忍受的是,他指责中央政府与外国石油公司掠夺达尔富尔的石油资源,可他私下里早就跟西方的石油大公司眉来眼去,我们真不知道,如果他掌握了达尔富尔,那么石油能真的归我们达尔富尔人民吗?”缘由 无关政治,只要石油“分红”尽管西方媒体千方百计将中国公民遭绑架事件与政治挂钩,但诸多事实表明,这起事件其实与政治和军事无关,更与达尔富尔问题没有任何的关系。苏丹外交部发言人阿里·阿尔-萨迪克20日表示,绑架者应该“既是当地部族,又是‘公正与平等运动’组织的武装人员”。这位发言人表示:“后来逃出来的苏丹司机称,绑架者自报家门是‘公正与平等运动’的当地成员,他们只想要工作机会之类的,没有政治与军事诉求。”法国媒体21日从“外交渠道”得到的消息也证实,逃出来的司机带了一张绑架者给政府的纸条。纸条的内容是,他们想获得更多的石油红利。当地的部族一直抱怨说,开采出来的石油利益都被喀土穆中央政府和南部自治政权拿走了,而当地人想获得更多的石油利润以求发展。阿卜耶伊地区行政副官长、当地的部族长老拉赫曼·阿巴斯·阿努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谴责绑架行动,因为绑架外国人可不是当地部族的传统做法,也有悖老祖宗的祖训。阿努尔表示,他和多数部族人决不允许把达尔富尔的武装冲突引火当地,任何要求都应该通过对话和政治来解决,而不应该通过枪杆子或者绑架外国人来实现。阿卜耶伊地区行政长官穆罕默德·阿尔-多莱特表示,“公正与平等运动”组织总想发出“消极信号”影响苏丹南部地区的经济与社会发展,而西方势力“故意煽动这种情绪”,因此,现在当务之急是抛开西方媒体的政治炒作,通过各种方式解救被绑架的9位中国公民。闻新芳供本报特稿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