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卢超群遵循台湾发展模式进军全球IC产业电

VR
来源: 作者: 2019-07-02 11:24:53

卢超群:遵循台湾发展模式 进军全球IC产业_电子行业_资讯

摘要:世界半导体理事会主席卢超群认为,中国将遵循2018年10月第4周韩剧口碑排行榜出炉 《百日郎君》《内在美》位列一二台湾的发展模式,而不是追随韩国、日本、欧洲或美国的发展模式。 最近发生的两件热门事件轰动了投资界和中国媒体:Intel为了增强其移动业务,正在接触中国的展讯通信作为其投资标目的;Intel应该考虑收购台湾的联发科(MediaTek)。图片来源于络 在9月2日接受采访时,Intel发言人Chuck Mulloy显得含糊其词: 我们对业界猜测不予置评,我们也不会去推测引起这种猜测的原因。 这是可以预见的无可奉告。上述两个事件可能确实就是纯粹的 猜测 ,不值得进一步去挖掘内幕。 然而,在这之前,一群中国投资商(包括一家国有公司)向美国的数字成像芯片制造商OmniVision提出了收购要约。将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放在一起,我们禁不住会想:将展讯通信出售给Intel,或允许国外芯片巨头投资于现在国有的公司,对中国有意义吗?中国想要收购OmniVision背后的真实动机是什么?这些行动与中国最近公布的 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框架 有关系吗?毕竟,中国政府正在设立巨额年度投资基金以支持国家的半导体产业。 一些美国的电子行业执行官告诉我们,出售展讯和收购OmniVision是中国投资界预期的潜在性金融交易之一。不过其他人只是对整个交易情节在做推测。 世界半导体理事会主席卢超群相信,这些交易行动与中国国家IC产业框架有着紧密联系。他认为其中隐含着深意。 其实,我们可以把卢超群看成是 知情人士 。 卢超群解释说,中国的最新政策有别于过去,苏神获71岁老帅力挺别批判他梅西贝利也曾低迷现在是鼓励私募投资基金。它允许专业金融投资商决定那些实体值得投资,这其中包括Fabless、代工厂和研究机构。 在他看来,如果中国基金在提升展讯通信价值、设法出售(给Intel或不是Intel)方面取得真正成功,中国就赢得了胜利。另一方面,中国收购OmniVision的计划则有更深远的影响。 通过接管世界领先的CMOS图像传感器供应商,中国将能立即进入全球市场,并获得这家公司拥有的巨大市场份额。更重要的是,这笔交易将产生在中国(不是台湾)进行大批量生产CMOS图像传感器的需求 足够弥补土生土长的中国代工厂(如上海国际半导体制造公司(SMIC))产能的不足。 总而言之,中国投资基金正在密切留意收购全球市场中的成功公司。 正如上表所示,用于促进兼并与收购行动的资金多达6000亿人民币(近980亿美元),这些资金将流入中国地方政府和他们区域内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这是用于国家IC产业支持的政府基金之外的资金。 在继北京IC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之后,包括武汉、上海和深圳在内的多个中国地区都开始模仿设立 地方性 私募股权基最残暴的垃圾话卡特我打球时候还没有你杨还好跟他是队友金。随着北京清华紫光集团打败上海浦东科技投资公司(PDSTI)而成功收购上海的展讯通信公司,不同区域的私募股权基金之间的竞争已经非常明显。与此同时,PDSTI为了力压北京,披露了收购上海蒙太奇科技公司的计划。PDSTI也是认购OmniVision的投资集团中的一部分。 据熟悉半导体产业的中国灵通人士透露,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发展国家蓝图早已不是计划经济时代从上到下的笨拙模型。如今中国发展计划更倾向于 市场驱动 。 一个恰当的例子是,政府和中国私募投资基金挣的钱不再只是投资中国公司。这些基金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收购能够最大限度发展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技术和公司。OmniVision交易就属于这一类,卢超群表示。 中国将遵循台湾的发展模式 众所周知,中国政府对于中国从多个国家进口的芯片数量与中国自己生产的芯片数量之间越来越大的差距很不满意。 如果历史具有借鉴意义,每个国家应该都有类似的考量。在其它国家,作为国家产业政策的解决方案是发展国内自己的半导体生产。 卢超群发现,中国决定遵循台湾的发展模式,而不是追随韩国、日本、欧洲或美国的发展模式。 台湾模式简单地说就是创建一个服务模型,卢超群表示。台湾先是启动代工业务,包括台积电(TSMC)和联华电子(UMC)等公司,作为航空母舰。与此同时,发展与增值服务有关的业务,范围覆盖了设计服务、封装、设计维修和晶圆级测试公司等。然后这个母舰再孵化出众多的IC设计公司 他把它们描述为 舰队 。 卢超群指出,台湾花了15年才使芯片的消费和生产达到均衡。台湾经济事务部领导的台湾亚微米项目是从1990年开始的。该项目帮助台湾建立起了8英寸的晶圆设计和制造技术,进而推动了台湾半导体行业的投资增长。2005年,台湾半导体出口量终于超过了总的进口量。 卢超群预测,中国只需花10年时间就能达到进出平衡点。不过他觉得接下来的几年将是关键。中国政策制订者希望在对中国经济有重要影响的关键业务、部署和技术方面提前展示增长迹象。 谁是国家计划的幕后策划者? 据卢超群透露,起草中国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框架的是一个精英团队 人数不超过10人。这个团队中有物理学家、私募股权人士和技术专家,他们组成的国家半导体办公室就紧邻中国总理办公室。他们的目标是为中国的半导体行业绘就自己的蓝图找到最有效和最有意义的路径。 我十分敬重中国政策制订者们的工作。 他说道。 当然,没有工程技术专才辅助的国家计划注定只是空头承诺。不过中国已经作好游戏前的准备工作,卢超群指出,包括开展一些最困难项目所需的基础科学和人才数量储备。他提醒我们: 不要只看今天的中国就对中国下结论。 更重要的是,中国在今后10年中会做什么。 看看开发3D拓扑绝缘体的基础科学例子就知道了,他指出。这个项目最初来自斯坦福大学,现在有一大群来自清华大学(ang教授领导的小组)和中国科学院的科学家们在从事这个项目的研究工作。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每年都会有40万名工程技术专业的大学生从大学毕业。其中55%学的是集成电路专业,卢超群表示。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会产出如此多的工程专业大学生。 问责制 让我们面对现实。当政府涉及分配投资资金时,中国还没有建立起真正的最好的问责制记录。即使启动时有着最好愿景的项目到头来都逃不脱失败的命运,因为资金总会在食物链的某处消失的无影无踪。你如何保证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框架的问责制? 有几件事件一定要做,卢超群指出。首先,政策制订者必须说明结果。他们需要展示政策会带来更好的国内就业机会。他们还需要鼓励中国的系统公司用国产器件做设计。而且要特别鼓励国产器件用于 特殊用途的 产品,比如军事应用。政策制订者还需要演示国产芯片在物联和健康护理系统等类似应用中的使用,因为这些应用对改善中国人的生活特别有帮助,他表示。 通过选择有信用和成功的(国外和国内)公司作为投资目标,中国正在力图快速取得成果,卢超群指出。这正是他认为后面两年十分关键的原因。 以前中国坚持开发全球标准的国内版本(比如VCD之于DVD),以便避免支付许可费用或版税,但中国新政策的成功依赖于遵循国际规则,卢超群指出。如今不能再为了比方说自己开发的操作系统而制订一个国内标准,中国必须首先开展商业交易。 总之,中国已经箭在弦上,做好了一切准备。如果在OmniVision收购项目中取得成功,中国很容易将OmniVision的业务从台积电转移出来交给SMIC去做。在卢超群看来, 游戏是公平的,而中国的行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 另一方面,世界上其它地区都只是在自责中国是否会超过他们。正如卢超群的结论那样,创新是我们实现自身差异化的唯一方法。 (来源:电子工程专辑)

相关推荐